設為首頁 | 加為收藏 | 聯系我們

聯系電話:13838260809 0371-63782981 本站公告:河南騰歐實業有限公司歡迎您!

新聞資訊

more聯系我們

電話:0371-63782981

傳真:0371-64796397

手機:13838260809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鄭州市鄭東新區東風南路金水東路綠地新都會2號樓B座2101

>>新聞資訊

煤炭行業實現高質量發展,重點在這10方面發力!

新形勢下煤炭行業改革發展
如何發力?



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指出,受全球疫情沖擊,世界經濟嚴重衰退,產業鏈供應鏈循環受阻,國際貿易投資萎縮,石油等大宗商品市場動蕩。國內消費、投資、出口下滑,就業壓力顯著加大。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我國發展面臨的風險挑戰前所未有。我國經濟在高速向中高速增長轉變過程中,或將超前進入“5”時代,帶動能源及煤炭消費進入新的發展階段,煤炭行業發展也將面臨一系列新的挑戰。但我國具有獨特的政治優勢和制度優勢,雄厚的經濟基礎和巨大的市場潛力,只要直面挑戰,堅定發展信心,鞏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成果,堅定不移深化改革創新,著力培育和發展新動能,“十四五”期間,煤炭行業就一定能夠邁上轉型升級的新臺階。


行業發展面臨的新形勢新挑戰


按照黨中央推動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戰略部署,2016年初,國務院印發《關于煤炭行業化解過剩產能實現脫困發展的意見》,拉開了煤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序幕。通過4年多的不懈努力,煤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取得了重大進展和顯著成效。支持煤炭產業健康發展的政策保障體系基本形成,推動煤炭產業高質量發展的體制機制不斷完善,煤炭產業結構優化、市場供需基本平衡,轉型升級取得較大進展,全國煤炭安全穩定供應能力增強,煤炭上下游產業協同發展格局逐步形成,煤炭生產力總體水平顯著提高。同時,我國煤炭行業發展的外部環境也發生了一系列變化,出現了一些新的挑戰。

從能源需求與消費結構看,我國正在進入能源轉型發展的關鍵時期,經濟結構調整,科技進步加快,能源利用效率提高,能源消費強度下降,煤炭消費增幅回落,即將進入消費峰值平臺期。

據國家統計年鑒數據分析,我國能源消費總量由2002年至2011年年均增長8.6%,回落到2012年至2019年年均增長2.4%,增速回落6.2個百分點;能源消費彈性系數由1.0左右下降到0.3左右。煤炭在我國能源消費結構中的比率由2011年的70.2%快速下降到2019年的57.7%,回落12.5個百分點。

隨著技術進步與成本下降,新能源與可再生能源快速發展,替代作用增強。在全國發電量構成中,2019年火電發電量比率較2011年下降13.5個百分點,可再生能源發電量占比達到31.1%。

從能源生產與穩定供應看,全國能源生產供應能力大幅提高,但供需缺口逐年增加。2002年至2019年,我國能源生產總量由15.63億噸標準煤增加到39.7億噸標準煤,年均增長5.52%;能源消費總量由16.96億噸標準煤增加到48.6億噸標準煤,年均增長6.02%;供需缺口由1.33億噸增加到8.9億噸標準煤,年均增長11.14%,對外依存度快速提高,能源安全穩定供應面臨挑戰。

從煤炭行業改革發展看,煤炭供應能力提高,供給質量提高。但煤炭行業發展不平衡問題突出,多數老礦區企業經營壓力大,轉型發展路徑不清晰、困難多;全國煤炭生產越來越向晉陜內蒙古三省份集中,生態環境保護與資源開發利用的矛盾突出;我國煤炭生產以井工開采為主,自動化、智能化水平低,生產成本高,與主要產煤國家相比,國際市場競爭仍處于劣勢地位;受國際油價大幅波動影響,煤化工產業高投入、低效益、風險大;創新發展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新材料,還存在體制機制制約、人才短缺、理念創新不足等問題。

全國煤炭產量由2002年的16.14億噸增加到2013年的39.7億噸,增加近1.5倍,年均增長7.8%;之后逐漸回落到2016年的34.1億噸,2019年恢復到38.5億噸。全國煤礦數量由2002年的3萬多處,減少到2015年底的1.2萬處、2019年的5300處左右,大型現代化煤礦已經成為全國煤炭生產的主體。但從我國煤炭資源開發布局看,晉陜內蒙古三省份煤炭產量比率占全國的近70%并還將不斷增長,黃河流域煤炭產量占全國的80%左右。促進黃河流域生態環境保護與高質量發展,還需超前規劃,進行不懈努力。

從主要煤炭消費行業看,電力與供熱、冶金、建材等主要耗煤行業在經歷了10多年持續快速發展之后,均出現了不同程度的增速下降或下降。全國電力與供熱耗煤量由年均9%左右增長轉為近5年的2.4%,增速回落6.6個百分點;鋼鐵行業耗煤量由年均13%左右增長轉為年均下降0.93%;建材行業耗煤量由年均10%左右增長轉為年均下降0.99%;傳統煤化工行業已經達到峰值期,現代煤化工行業耗煤還將保持一定增加,但仍面臨一些不確定因素;通過推進“以氣代煤”“以電代煤”等措施,居民生活用煤大幅下降。煤炭行業依靠傳統的產量增加、規模擴張求發展之路越來越窄,甚至難以為繼。

綜合分析,我國宏觀經濟正處于由高速度發展向高質量發展的轉型時期,加之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經濟發展面臨的不確定因素和挑戰更多。煤炭行業正處于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動需求側變革的關鍵時期,面臨的新形勢和新挑戰增多。


煤炭改革發展的新機遇新變化


煤炭是我國的優勢能源資源,占全國已發現化石能源資源總量的97%左右,作為我國的主體能源,是保障國家能源安全穩定供應的堅實基礎。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煤炭工業的健康發展,出臺了以推動煤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的一系列政策措施,政策效應正在逐漸顯現。以信息化、大數據化、綠色化和人工智能技術為代表的第四次技術革命為引領,以煤礦智能化發展為載體,煤炭工業現代化水平即將邁上一個新的臺階。煤炭市場化體制機制不斷健全完善,煤炭經濟平穩運行,效益回升,為老礦區轉型升級發展提供了有力支撐。

煤炭在我國能源安全保障中地位更加明確。面對國際能源市場動蕩及圍繞能源資源引發的局部沖突等問題,2019年12月30日,全國能源工作會議提出,要深刻認識我國能源資源稟賦和煤炭的基礎性保障作用,持續做好煤炭清潔高效利用這篇大文章,不輕易轉移對煤炭的注意力,不輕言“去煤化”。將煤炭上升到國家能源安全“兜底保障”的新高度、做出了新定位。

“新基建”給煤炭行業帶來新的發展機遇。今年3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召開會議提出,加快5G網絡、數據中心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進度。與傳統基礎設施建設相比,新型基礎設施建設更加側重于突出產業轉型升級的新方向,無論是人工智能還是物聯網,都體現出加快推進產業高端化發展的大趨勢。煤炭行業作為傳統能源產業“,新基建”在帶動能源市場發展的同時,必將為促進煤炭行業轉型升級提供有力支撐。

推動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政策效應逐漸顯現。2016年以來,煤炭行業作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試點行業,先后在淘汰落后、發展先進,支持科技進步,推動市場化發展,加大財稅金融扶持力度,促進體制機制創新等方面出臺了一系列政策措施,這些政策措施效果逐漸顯現,并正在成為深化煤炭行業改革發展的重要驅動力。

投資180多億元興建的山東能源新疆伊犁新天煤化

煤炭行業即將迎來智能化發展的新時期。今年2月,國家能源局等八部委聯合印發《關于加快煤礦智能化發展的指導意見》,對全面推動我國煤礦智能化技術發展提出了明確目標和具體工作要求。主要產煤省份和大型煤炭企業積極響應,我國煤礦由智能化開采工作面示范起步,開始走上了煤礦“采掘開機運通”以及安全、生產、調度、運銷全系統、全過程智能化發展道路,即將開啟煤炭工業現代化水平提升的新時期。

煤炭市場化體制機制不斷健全完善。2017年以來,在國家有關部門、行業協會、煤炭上下游企業共同推動下,建立并逐步完善了“煤炭中長期合同制度”和“基礎價+浮動價”的定價機制,符合我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發展需要,得到了社會各界普遍贊同,形成了煤炭上下游合作共贏發展局面,已經成為維護煤炭經濟平穩運行的壓艙石。實踐證明,創新煤炭市場化體制機制,為煤炭上下游產業高質量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


“十四五”煤炭發展思路與重點分析


2020年是我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十三五”規劃收官之年,要實現第一個百年奮斗目標,并為“十四五”發展和實現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打好基礎,任務艱巨。今年以來,受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世界經濟萎縮明顯,我國第一季度經濟回落,隨著復工復產,4月以來逐漸回升并達到正常水平。新中國成立70多年特別是改革開放40多年的實踐證明,無論是回顧過去、審視現實,還是展望未來,我國經濟長期向好的基本面沒有發生改變。對此,必須堅定信心。

面對新形勢、新任務,新機遇、新挑戰,煤炭行業必須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牢固樹立新發展理念,貫徹落實推動能源安全新戰略,深化煤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進煤炭清潔高效利用,推動煤炭產業技術升級、產品升級、質量升級、管理升級,促進煤炭上下游產業協同,煤炭與清潔能源協同發展,培育新模式、發展新業態、提升新動能,建設現代化煤炭經濟體系,促進煤炭工業高質量發展,為國民經濟平穩較快發展提供安全穩定的能源保障。

圍繞“十四五”煤炭行業改革發展重點領域,要堅持優化布局與保障供給相結合,堅持深化改革與創新發展相結合,堅持產業升級與轉型發展相結合,堅持綠色開發與清潔利用相結合,堅持立足國內與國際合作相結合。聚焦煤礦智能化、服務型生產和相關產業融合,促進煤炭生產集約化、組織管理專業化、產業園區集群化發展,努力構建現代化煤炭經濟體系,實現高質量發展。重點在以下10個方面發力。

◆第一,優化煤炭資源開發布局。

根據我國煤炭資源開發歷史、開發潛力、區域經濟社會特征,結合14個大型煤炭生產基地建設實際,科學評價14個大型煤炭基地的資源稟賦、先進產能建設、環境容量等,合理分類確定大基地的功能,研究提出大基地產能建設規模,優化開發布局,提高保障能力。

內蒙古東部(東北)、云貴基地:穩定規模、安全生產、區域保障“。十四五”期間,煤炭產量分別穩定在5億噸/年、2.5億噸/年左右。冀中、魯西、河南、兩淮基地:控制規模,提升水平,基本保障“。十四五”期間,煤炭產量分別控制在0.6億噸/年、1.2億噸/年、1.2億噸/年、1.3億噸/年左右。

晉北、晉中、晉東、神東、陜北、黃隴基地:控制節奏,高產高效,兜底保障“。十四五”期間,晉北、晉中、晉東基地煤炭產量控制在9億噸/年左右,神東基地控制在9億噸/年左右,陜北和黃隴基地控制在5億噸/年左右。

新疆基地:科學規劃、把握節奏,梯級利用。新疆地區重點是要借鑒國內其他礦區開發的經驗與教訓,堅持新發展理念,超前做好礦區總體規劃,合理把握開發節奏和建設時序,就地轉化與外運結合,實現煤炭梯級開發、梯級利用。“十四五”期間,煤炭產量穩定在2.5億噸/年左右。

寧東基地:穩定規模,就地轉化,區內平衡。“十四五”期間,煤炭產量穩定在0.8億噸/年左右。

◆第二,深化煤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以推進煤礦智能化建設為抓手,建設和改造一大批智能化煤礦,優化煤炭生產結構,提高煤炭生產集約化水平,全國煤礦數量由5300處左右減少到4000處左右,建成智能化煤礦1000處以上。促進煤炭產品結構調整,推動產銷協同,促進煤炭定制化生產。推動煤炭組織結構調整,促進以煤炭品種、區域和產業鏈為主導,以資本為紐帶,通過兼并重組組建大型企業集團,通過產業集中度,進一步完善建立上下游協同發展機制。

◆第三,提升煤炭科技創新驅動能力。

加強煤炭基礎理論研究,突破傳統的煤炭開采理論,構建煤層原位、流態化、環境微擾動、安全高效可控的新型煤炭開采理論和方法。圍繞智能化技術、大數據技術等應用,開展關鍵技術攻關與示范,提高煤礦科技現代化水平。推動智能化成套裝備與關鍵零部件、工業軟件研發,提高智能化裝備的國產化水平。加強煤炭行業人才隊伍建設。健全完善企業為主體產學研用一體化科技創新體制機制。

◆第四,促進煤炭行業平穩運行。

促進煤炭行業大數據平臺建設,建立煤炭生產、加工、運輸、儲存和消費信息共享機制。促進煤炭生產與消費市場主體的戰略合作,發揮“中長期合同制度”和“基礎價+浮動價”定價機制的壓艙石作用。推動建立完善煤炭市場化價格發現機制與監管機制,加強行業自律,建立煤炭產供需企業社會誠信發布制度。推動煤炭產融結合,提高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

◆第五,著力推動老礦區轉型發展。

充分挖掘發揮老礦區剩余資源潛力,以穩產保運行,以產業轉型求發展,以服務型生產拓展發展空間,支持老礦區企業建立以服務煤礦生產為主的專業化隊伍。整合礦區土地、廢棄礦井、遺留資源,促進資源二次開發利用。超前謀劃,發展新產業、新業態、新材料、新產品,促進老礦區轉型發展。

◆第六,加強礦區生態文明建設。

從煤炭資源開發、建設、開采、加工、利用,全產業鏈實現清潔綠色,控制對生態環境的影響。統籌資源開發與生態功能區建設,推行煤礦保水開采、充填開采等綠色開采方法,推行原煤全部洗選,做好資源綜合評價與利用,加強礦區生態修復治理。

◆第七,推動煤炭清潔高效利用。

強化商品煤質量管理,從源頭控制污染物排放;充分發揮陜北富油煤資源優勢,推動煤炭資源分級分質利用,提高我國油氣自給能力;推動煤炭清潔高效深加工與轉化和技術示范;加強需求側管理,深入開展煤炭清潔高效技術攻關示范。

◆第八,推動煤炭智慧物流體系建設。

推動煤炭產供儲銷體系建設,健全全國煤炭產供需網絡體系,依托煤炭行業大數據平臺,促進煤炭產運需各方信息暢通,煤礦生產安排、商品煤質量與用戶需求、儲運物流有機銜接;研究適合煤炭產品標準化、規格化、參數化的運輸方式和數據化管理模式,減少物流環節,提高供應效率,降低物流成本。

◆第九,提升煤礦安全與職業健康水平。

建立健全煤礦安全生產長效投入機制,實現煤礦開拓系統簡化、安全監測預警預報系統信息化、煤礦生產系統智能化。建立和完善煤礦安全生產法律法規體系,為煤礦安全生產提供制度保障。建立和完善煤礦職業病防治機制。

◆第十,加強“一帶一路”資源開發與產能合作。

借鑒國際先進的技術和管理經驗,加強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合作,提高我國煤炭產業國際化水平。規范煤炭進出口,調整煤炭進出口結構,嚴格控制劣質煤進口。擴大煤機裝備出口,鼓勵煤炭勘察、生產、加工、利用裝備研發研制,提高我國煤機裝備制造水平。

东方6 1开奖走势图